1
欢迎来到若初文章网,您可以 登陆或者 注册

《红楼梦》里袭人是怎样除掉晴雯的?

作者: 风之子时间: 2014-01-25 16:56阅读: 收藏评论在线投稿
  由于论题的限制,在拙文《《红楼梦》里袭人为什么叫袭人?》里我不可能详细论述袭人是如何一步一步“除掉”晴雯的。现撰文述之。
  表面上看,袭人和晴雯的关系好像是很不赖的,而且,一般都是袭人处处让着晴雯。但是,我们千万不可以被假象所迷惑。晴雯和袭人,其实是有着不可调和的矛盾的。尤其是从袭人的角度来看,她要出人头地,最大的障碍就是晴雯。
  要理解晴雯和袭人的矛盾,先得从贾母把她俩从自己房里派到贾宝玉房里的意图说起,应该说,贾母对于晴雯和袭人,是有着不同的定位的。也就是说,关于这两个人的未来,是有不同设计的。
  首先来看关于袭人的定位:“原来这袭人亦是贾母之婢,本名蕊珠,贾母因溺爱宝玉,恐宝玉之婢不中使,素喜蕊珠心地纯良,遂与宝玉。宝玉因知他本姓花,又曾见旧人诗句有“花气袭人”之句,遂回明贾母,即把蕊珠更名袭人。”
  读这段文字,我们必须注意三点:
  1、这是作者曹雪芹关于袭人的介绍性描写,这也代表了曹雪芹对其的定位;
  2、贾母看中袭人的有且仅有一个理由,就是“心地纯良”;
  3、贾母派袭人到贾宝玉房中,是“恐宝玉之婢不中使”,这表明贾母对于袭人的定位是好使唤的奴婢。

  其次来看关于晴雯的定位:贾母听了点头道:“这是正理,我也正想着如此。但晴雯这丫头,我看他甚好,言谈针线都不及他,将来还可以给宝玉使唤的,谁知变了。”王夫人笑道:“老太太挑中的人原不错,只是他命里没造化,所以得了这个病。俗语又说:‘女大十八变。’况且有本事的人,未免就有些调歪,老太太还有什么不曾经历过的?三年前我也就留心这件事,先只取中了他。我留心看了去,他色色比人强,只是不大沉重。知大体,莫若袭人第一。虽说贤妻美妾,也要性情和顺,举止重的更好些。袭人的模样虽比晴雯次一等,然放在房里也算是一二等的。”
  读这段文字,我们同样必须注意三点:
  1、关于晴雯的评价,是贾母亲口说的,而且评价很高,这说明晴雯在老太太心目中是有地位的;
  2、贾母关于晴雯的评价是“我看他甚好,言谈针线都不及他,将来还可以给宝玉使唤的”;
  3、从王夫人和贾母的对话来看,晴雯到贾宝玉那里是当做妾来培养的,而不是一般的奴婢。

  两相对比,我们不难看出,晴雯的地位其实一开始就是比袭人高的,她本人比袭人优秀,能力比袭人强,就是在贾母心目中的地位也比袭人高。插一句,而这,也是本为贾母房中人的袭人最终投靠王夫人的真正原因,因为她要超过晴雯,在贾母这里是没有希望了,只有转而投靠王夫人。
  回归正题,那么,为什么在小说中贾宝玉的丫鬟排序中袭人占据了第一呢?这个问题的答案,其实不难找。就在小说第六回,贾宝玉梦游太虚幻境之后,袭人与贾宝玉发生的“性关系”。且看小说是怎么写的:彼时宝玉迷迷惑惑,若有所失,遂起身解怀整衣。袭人过来给他系裤带时,刚伸手至大腿处,只觉冰冷粘湿的一片,吓的忙褪回手来,问:“是怎么了?”宝玉红了脸,把他的手一捻。袭人本是个聪明女子,年纪又比宝玉大两岁,近来也渐省人事。今见宝玉如此光景,心中便觉察了一半,不觉把个粉脸羞的飞红,遂不好再问。仍旧理好衣裳,随至贾母处来,胡乱吃过晚饭,过这边来,趁众奶娘丫鬟不在旁时,另取出一件中衣与宝玉换上。宝玉含羞央告道:“好姐姐,千万别告诉人。”袭人也含着羞悄悄的笑问道:“你为什么——”说到这里,把眼又往四下里瞧了瞧,才又问道:“那是那里流出来的?”宝玉只管红着脸不言语,袭人却只瞅着他笑。迟了一会,宝玉才把梦中之事细说与袭人听。说到云雨私情,羞的袭人掩面伏身而笑。宝玉亦素喜袭人柔媚姣俏,遂强拉袭人同领警幻所训之事,袭人自知贾母曾将他给了宝玉,也无可推托的,扭捏了半日,无奈何,只得和宝玉温存了一番。自此宝玉视袭人更自不同,袭人待宝玉也越发尽职了。
  从这段话里,我们看到的是贾宝玉和袭人发生的“第一次”,也就是说贾宝玉的童贞是给了袭人的,而袭人的处女之身也是给了贾宝玉的。也就是说,贾宝玉由此和袭人有了“性关系”。
  但是,还不仅如此,我们还要看到,袭人的举止言行是有勾引色彩的,或者说是有意的。如果说发现贾宝玉遗精还属偶然的话,那么回来以后问贾宝玉那东西是从哪里来的就有勾引之嫌了。而且袭人听了贾宝玉的梦中云雨之事后是羞得“掩面伏身而笑”,试想一个男子刚懂男女之事,刚在梦中做完爱,情欲正浓欲罢不能,有一个女子在旁边好奇的问、害羞的听,而且还“掩面伏身而笑”,那里还按捺得住?这不是进一步的勾引是什么?然后就是半推半就的成全了好事。
  在我看来,这就是袭人“除掉”晴雯的第一步。也正是因为这一步,导致袭人成为贾宝玉房中的第一大丫头,所谓“自此宝玉视袭人更自不同,袭人待宝玉也越发尽职了。”说的就是这个意思。
  而由此,我们就能够理解袭人为什么作为房中的第一丫鬟,而处处“让”着晴雯了。从其后的描述中可以看出,晴雯后来是多多少少知道了袭人和贾宝玉那点事儿的。袭人之所以让,是怕惹毛了晴雯,把事情捅出去。而这就是袭人面对晴雯始终比较心虚的真正原因。
  总之,在我看来,正是袭人和贾宝玉发生“性关系”这一出使得袭人在贾宝玉的要求下成为了房中的第一大丫环。而从贾宝玉那一方面来看,和袭人的性关系显然有很大的冲动的成份,而他真正喜欢的其实是晴雯,就正如他对薛宝钗有“欲望”而对林黛玉有“感情”一样,所以他始终觉得欠着晴雯,因此处处让着晴雯,撕扇子博一笑就是典型的例子。
  然而,虽然袭人凭借第一步成为了贾宝玉房中的大丫环,但并不意味着她的地位就是稳固的,也不意味着她就能做贾宝玉的妾,她必须有来自主子尤其是贾母或者王夫人的“授权”。
  贾母那里当然已经不可能,于是,只有王夫人了,于是才有贾宝玉被打后借汇报贾宝玉的情况的时机向王夫人“进言”(见拙文《《红楼梦》里袭人为什么叫袭人?》)。而进言的结果就是,不仅打消了王夫人的疑虑,而且成为了王夫人的心腹,被称之为“我的儿”,获得了每月多“二两银子”的额外恩赏,而且获得了妾的地位的“授权”:王夫人听了这话,正触了金钏儿之事,直呆了半晌,思前想后,心下越发感爱袭人。笑道:“我的儿!你竟有这个心胸,想得这样周全。我何曾又不想到这里?只是这几次有事就混忘了。你今日这话提醒了我,难为你这样细心,真真好孩子!也罢了,你且去罢,我自有道理。只是还有一句话,你如今既说了这样的话,我索性就把他交给你了。好歹留点心儿,别叫他遭塌了身子才好。自然不辜负你。”袭人低了一回头,方道:“太太吩咐,敢不尽心吗?”说着,慢慢的退出。
  王夫人的好一个“把他(指贾宝玉)交给你了”,这就是告诉袭人,已经选定你做贾宝玉的妾了。也因此,才有后来的查抄大观园,撵走晴雯。就这样,袭人用“两步走”的战略,成功取代了贾母本已相中的贾宝玉的妾晴雯,而成为了贾宝玉未来的毫无争议的妾了。只可惜,她的妾的美梦也并没有成功。不知道,当她嫁给蒋玉菡以后,回首往事,会不会为晴雯的死感到一丝一毫的悔恨呢?
  当然,需要说明的是,袭人虽然为了“除掉”晴雯而费尽心机,但是,这里所谓的“除掉”,并不是指她真的要置晴雯于死地,她只是想取代晴雯的位置而已。至于后来由于她的进言而导致晴雯被撵,因气、病而死,则不是袭人所能左右的,也不是袭人所能预料的了。也许袭人连把晴雯撵走的意思都没有,她有的仅只是想超越晴雯而成为贾宝玉的妾而已。这是我从小说的叙述和袭人的言谈之中看出来的。袭人有心计有私心,但也没有坏到十恶不赦的地步。这是需要我们客观对待冷静把握的。
    顶一下
    (0)
    0%
    踩一下
    (0)
    0%